看好安图生物成为世界级IVD企业!

中国很多企业不应该把成为另一个罗氏变成自己的目标,那只是结果。

01

我自己离开科华一直为创业做准备,从心里想实现几个目标:一个是在上海继承科华的衣钵,如同迈瑞在深圳继承安科的衣钵,第二个就是找一群有想法的人共同在中国创立一家能排进世界前列的IVD公司。后来发现圣湘的目标是:中国的罗氏,世界的圣湘。而且因为新冠朝目标大大迈进了一步。

但在中国公司中哪个公司真正离那个目标最近呢?我心中的公司是安图。

 

 02

认识安图就要认识他的老板苗拥军——和我经历最接近的IVD公司老板,他也是从研究院到营销。我们的区别是他创业很早,而且从安图的历史来看,他几乎没有走错一步,苗总踏的每一步几乎都是对的。所以今天他的市值是我原来东家科华的五倍以上。

四年前在日本神户,迈瑞日本代理老板请我吃饭,他告诉我“中国老板厉害。”我说“为什么?”他说:“日本人好管,每年年初全员开会告诉员工:今年我们公司的开支是多少,每个人就开始考虑自己应该承担多少,然后定下来,就不用管了;而中国的老板能做大的人本事都很大。因为中国老板必须对业务很熟悉 才能有效的管理下属。”而日本老板 将任务布置好后,每个员工自行想办法完成自己的任务。在那个时刻我一下子明白了甲午战争战败的原因,也在那个时刻我明白了王阳明、曾国藩的理想及现实的无奈,他们都用了杀字诀而且面相疲惫及显露凶相,但他们胸怀大志而且本领是全方位的,例如曾国藩有13项本领。在这块土地上一直努力但最终不算真正的成功者。河南一位行内朋友告诉我“苗总懂营销又懂研发,所以安图才这么牛。”

“安图的核心是原料,迈瑞的核心是仪器,这两个公司是IVD领域真正有核心能力的公司。”这是四年多前一位行内很聪明又有见地的人告诉的我。另一位行内朋友告诉我“几年前罗氏发现安图大了就卡住安图的原料,后面逼出了安图的能力。”苗总是从研究所出来,正好是从事这方面的,中国有很多模仿者,可是真正的智慧和上天安排是无法模仿的,最新上市公司公告:安图能做四百多种原料。

安图进入分子诊断是收购芬兰公司,只花了1000万欧元,这相比迈瑞进入原料的代价很划算。迈瑞的李总是安科的办公室主任,安科的研发经理徐航曾任总经理,但在迈瑞内部是李总说了算,李总和苗总本质相同,一人集权,但一个不懂技术用职业经理人,一个全懂,缔造了目前中国两个最优秀的行内公司。

 

 03

安图有短板吗?生化仪安图和东芝(现佳能)合作,凝血和积水合作,当然合作利于国产品牌进入三甲医院,但是是否看到安图并没有掌握仪器的核心,如果安图建立了化学发光仪的研发系统,有必要再去这么合作吗?

 

04

中国很多企业家创业途中因为挑战艰难,而成为合天意的人,他们追求真实世界,但成功后很多人又变回普通人,在自己有限的大脑中构建自己认识的世界以为这就是真实世界,并且让其他人按自己的意思办,而有为的年轻人更加接近真实世界,这样很多公司因着领导成为普通人而被时代抛弃,在质上成为领导的先决条件是领导不要再去证明自己,他要成就下属,让下属能证明自己:帮助他们成功!

晚清的时候,中国和日本都派留学生去德国留学,当俾斯麦看到两国学生的表现后说:“今后中国将败于日本!”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中国学生学器具,日本学生学系统。”今天中国IVD企业说做中国的罗氏,以为是有罗氏的产品和技术,我们看到罗氏怎么玩标准把中国企业玩出中国大医院,但罗氏身上有瑞士和德国的双重影响,瑞士是地球上第一个加尔文主义国家,加尔文是个法律学者,他说“人是全然败坏,需要严刑峻法来维护组织和社会的良好运转”。德国是路德宗区域,他们认为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长处,这个长处能够为别人服务,而人活着就是服务别人,如果我明天要死,今天也要栽下一棵葡萄树。日本人的学习能力很强,落实能力也很强,至少在IVD领域的公司,他们学德国理念很深,更重要的是他们学会了终生学习,但在东亚教育体系之下,这种学习只能停留在知识层面,日本不能改变这点,永远进不了一流国家之列!向日本学习的中国IVD企业能做出一流的世界级IVD公司吗?

中国很多企业不应该把成为另一个罗氏变成自己的目标,那只是结果。既然已有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那就去成全更多的人,他们的努力才能真正实现你内心的目标而不是因着自己个人的目标让自己成为一个孤独的人:虽然内心包天包海但身边无人真正理解。

安图:一个在中国中原做起的优秀公司,他非常不容易 ,愿安图苗驻中国, 花开世界 。

来源:贞元说血栓 作者:喜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麦迪康讯Medpress.cn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dpress.cn/?p=207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