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管理平台初现,中外差异明显,“数字疗法”如何引领黄金赛道?

疼痛,在多数情形下,都被视为一种症状,如常见的急性疼痛,往往是机体面临损害或疾病的信号。但诸如偏头痛、背痛、神经痛等慢性疼痛,一旦疼痛延续三个月以上,它就不仅是症状,更是独立的长期的慢性临床疾病。

万青已经十分熟悉他面临的状况。每当眼前出现“之”字形闪光,他就会找个地方躺下。他知道,紧接着会出现“锯齿形”暗点,头部会“一跳一跳”地疼痛,伴随而来的还有疲劳和恶心呕吐。偏头痛发作时,畏光、畏声的他几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有时,疼痛十分“迅速”,数个小时就宣告结束;有时却很“漫长”,会持续一两天甚至更长。

 

即便如此,万青也是幸运的,他每几个月只需应对一两次这样的突发状况。大多数患者每个月都要发作多次,每次发作疼痛都可能长达数天之久。严重者甚至每隔一到两天就会发作一次。

它并非不治之症,绝大多数偏头痛患者如果能及时得到准确的诊断与治疗,其预后都相对良好,但如果不及时治疗或处理不当,偏头痛可能会演变成慢性偏头痛,变成终身相伴的疾病,头痛频率会增加到每月发作15天以上,并伴随失眠、记忆力减退、认知影响、合并焦虑、抑郁等精神心理障碍。

疼痛,在多数情形下,都被视为一种症状,如常见的急性疼痛,往往是机体面临损害或疾病的信号。但诸如偏头痛、背痛、神经痛等慢性疼痛,一旦疼痛延续三个月以上,它就不仅是症状,更是独立的长期的慢性临床疾病。

当前,疼痛问题已经继心脑血管疾病、肿瘤等,成为严重影响人类生活和生命质量的慢性疾病之一。慢性疼痛不仅给患者个人带来了诸如身体功能受限、焦虑、失眠、忧郁等问题,也给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医疗负担。

但大众对疼痛的认知仍旧不足。诸如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开展逾40年的疼痛治疗、研究,而国内疼痛科室的建设发展才短短10数年。

在疼痛治疗管理领域,我们面临怎样的问题和挑战?发展相对更为成熟的欧美国家,又能为我们提供怎样的借鉴?要促进疼痛管理领域发展,我们还需怎样做?“数字疗法”火热的当下,企业又当如何布局?对此,动脉网做了简要梳理。

慢痛患者多达3亿,国内疼痛管理起步

《中国疼痛防控与健康促进战略蓝皮书:中国疼痛医学发展报告(2020)》指出,“我国慢性疼痛患者超过3亿人,且每年以1000万~2000万的速度在快速增长,患者人群有年轻化的趋势”。

一方面,疼痛患者群体庞大。3亿慢性疼痛患者中,包括偏头痛、丛集性头痛等头痛患者数量约为8000万~1亿,其中女性人数是男性的3倍,通常患者又集中在55岁以下;颈椎病和腰椎病患者数量2亿余,发病人群呈现出年轻化趋势。其他慢性疼痛患者如神经病理性疼痛也达到数千万,癌症疼痛患者也为数甚众。

另一方面,疼痛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在疾病负担方面,腰背痛是造成中国人群伤残负担的第一原因。在患者个人方面,65%的慢病疼痛患者患有严重抑郁、32%的慢性疼痛患者有自杀倾向。夫妻双方中一方有慢性疼痛,其离婚率达到75%。这些都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负担。

 

虽然慢痛患者人数远超糖尿病患者人数(IDF显示2019年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为1.16亿),而与心血管疾病患者(2019年现患3.3亿)人数相当,造成的社会影响巨大,但是当前疼痛管理市场中,供给方医院、医生资源方面以及需求方患者意识方面等均存在一些问题。

我国从2007年开始开展疼痛学科的相关建设,当时只有不足50个独立科室、不足1000名疼痛医生,之后保持高速发展。截至2020年,已经有独立建制的疼痛科2000多个,专业疼痛医生2万余人,但需要承担管理的慢痛患者有近3亿人。而美国1.5万名疼痛专科医生,仅需负担1亿慢痛患者的管理。当前我国疼痛管理领域医生数量严重不足,疼痛专科的发展在接下来的十年仍需快速推进。

根据2020年的一项调查研究,40%慢性疼痛患者6个月内相关治疗费用为1000-5000元,约20%患者甚至超过5000元。按照我国3亿慢性疼痛患者数量,以就诊率60%估算,在治疗上整体花费的费用可能超过5000亿元。

现实却呈现出了另一番样貌。2018年数据显示,全国疼痛科就诊患者人数由2007年的80万人上升到704万人,住院人数由6.1万人上升到48.2万人。虽然患者疼痛就医意识有所提升,但是相对于3亿慢痛患者,当前就诊率仍需进一步渗透。在公立医疗体系对慢痛患者治疗饱和的情形下,如何更好地承接慢痛患者的管理,对企业来说,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及想象空间。

面对数量庞大的患者人群,欧美等发达国家在疼痛管理领域又是如何做的?对于我国是否具备借鉴意义呢?

国际疼痛管理经验丰富,国内如何借鉴?

需要指出的是,中美两国面临不同社会现实,这决定了两国在疼痛管理领域的不同发展路径。

美国在疼痛治疗管理过程中,前期(90年代)以FDA批准大量阿片类止痛药物上市为代表,助力患者疼痛治疗,效果显著,但其过度使用最终造成了广泛的阿片类药物滥用现象。近10年,美国疼痛治疗加大关注发展与抵抗阿片类药物滥用相关的治疗。

2015年,由于退伍军人伤残人数增加及阿片类药物过量使用导致死亡持续增加,美国政府将疼痛作为公共健康问题,通过各种方法减少从急性到高影响的慢性疼痛及其相关发病率和致残率,以减轻个人、家庭和整个社会的疼痛负担。

 

21世纪的前二十年,美国疼痛界将目光瞄向了创新的非阿片类镇痛药和各类微创手术,结合物理治疗与心理辅导,效果明显。但是由于监管限制,以及创新类药物与器械需要负担的昂贵经济成本,其发展速度还不令人满意。

这一挑战使他们在最近的五到十年来瞄准了医疗领域创新技术及科研成果的转化,试图通过开发新型疼痛管理产品(并非一定是硬件)来治疗和管理庞大的慢痛患者,从此催生了疼痛管理领域的数字化企业发展。

 

在中国,医护人员数量不够,治疗药物、手术、技术手段等都还在起步阶段。虽然我们已经可以采用几十种微创技术对包括脊柱关节源性疼痛、偏头痛、神经痛、癌痛等7大类慢性疼痛疾病进行有效的治疗,但仍旧面临着诊断不明确、治疗不完善、管理和随访不落实等问题。

我们对疼痛管理企业进行了部分梳理:

疼痛管理企业.png数据整理自动脉橙、Crunchbase、FDA等

美国当前疼痛管理领域呈现出白热化的竞争局面,大量不同类型企业纷纷涌现。从投资角度来看,更被资本看好的多是数字疗法企业,代表性的企业如Hinge Health、Kaia Health、N1-Headache等脱颖而出。Hinge Health、Kaia Health主要针对肌肉骨骼(MSK)疼痛,如腰背痛、膝关节痛等;N1-Headache则主要针对偏头痛。多数数字疗法疼痛管理企业都相对更为聚焦于慢痛细分疾病领域。

数字疗法方兴未艾。采用专注到单病种领域、有着循证医学支持、智能化程度更高、成本更低的数字疗法,有助于改变中国在疼痛管理领域的弱势局面,实现弯道超车。但当前垂直于疼痛管理领域的采用数字疗法的企业尚未出现。针对我国疼痛管理领域的企业,我们也进行了部分梳理:

新云医疗更多地将县级医院与疼痛科作为其客户,为其建设系统或提供器械耗材;禾普医疗针对慢痛患者,通过连锁诊所提供线下医疗服务;在疼痛领域迅速建立起专业影响力的疼爱健康,以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切入了疼痛全周期预防、诊断、治疗和随访环节。以线上互联网医院为主、线下疼痛国际诊所治疗为辅的模式,使其进一步突破了诊疗地域限制。

禾普医疗与疼爱健康垂直于慢痛管理领域,但疼爱健康作为疼痛管理领域的数字医疗与互联网医疗企业,本身具备天然优势。目前其也在计划开展临床试验,加速获得疼痛管理的数字疗法认证。其试图针对性地开发慢痛细分疾病的数字疗法,通过基础技术架构、数据智能引擎、疼痛医学理论体系的融合加速数字疗法突破。

比如,针对偏头痛患者,其计划提供的数字疗法包含以基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疼痛中心问诊的AI智能自我诊断、结合以药物或可穿戴设备为主的治疗,并对患者进行生活方式管理,实现冥想康复训练,减轻患者头痛程度,降低偏头痛发作频率,最终减少偏头痛转化为慢性偏头痛的比率。下一步,其计划借鉴Hinge Health、Kaia Health模式,针对全国1亿+腰背痛人群开发新的数字疗法。

疼爱健康如何助力患者疼痛管理?

作为疼痛管理领域的全新数字医疗和互联网医疗品牌,疼爱健康平台拥有10000+名上线疼痛专科医师,覆盖全国1600+医院。通过布局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先⾏区,筹建国际疼痛医学中心,以此为依托,打造了专注疼痛领域的互联网医院。其在疼痛管理领域的布局又有哪些值得借鉴之处?

在疼爱健康看来,下一代慢痛管理的核⼼,是由数据驱动,实时、持续、自动的监控和介⼊。
管理.png

基于IoT + AI技术,疼爱健康SAIA(Sense, Analysis, Interpretation, Action)数据智能引擎能够实时采集各项数据指标,包括患者当日运动、疼痛发作频次和强度,所在位置的天气、空气质量等信息,加以分析和集成,随时随地评估和预警病情。通过智能引擎,疼爱健康针对患者、医生提供了一套完整的个性化解决方案,并且具有学习功能,通过追踪效果和反馈,不断调整和改进方案。

「您的疼痛是独一无二的,您的诊疗方法也当如此」

 

针对诊断难的问题,疼爱健康根据患者疼痛部位、测评结果,为其匹配地理位置最近的疼痛医生;并通过AI辅助疼痛智能诊断,帮助医生、患者找到更好的头痛细分亚型和发病原因;后期其AI智能诊断功能也将延伸拓展至其他疼痛领域,例如腰背痛等。

 

针对治疗难的问题,疼爱健康通过对疼痛科室及医生的精准分类,实现了针对患者疼痛状况的精准引导,从而实施线上问诊和线下就医。在这个过程中,它还对患者提供了疼痛自我管理手段,包括物理治疗和冥想、正念等认知行为治疗,以配合药物和微创手术治疗。

1623235957(1).jpg

疼爱健康乐城诊所效果图,目前正在建设中

 

面对患者管理问题,疼爱健康在其“医者无界”app上开辟了疼痛工作室,助力医生针对患者复杂、多样化的发病机理,随时根据患者病情进展调整治疗方案,并沉淀数据用于日后真实世界临床科研。

患者可以在进行线上、线下就医问诊时,持续记录治疗情况、生活方式以及疼痛日志,实现对个人诊疗健康档案记录的分享等。随访过程中,疼爱健康提供个性化方案,针对疼痛细分病种+患者数据,制定易行高效的随访管理计划,包括认知行为疗法、医嘱依从等。

针对疼痛医生供给侧的不足,疼爱健康持续加强对疼痛医生的专业提升与知识培训,通过“医者无界”app上的在线国际疼痛学院,聚焦全球疼痛学科临床实践与前沿研究,并在中国医师协会疼痛科医师分会、中华医学会疼痛专业委员会、美国华⼈执业医师协会SCAPE、美国疼痛医学会AAPM、以及世界疼痛协会WAPMU指导下,为疼痛医师提供优质专业的学习资源,包括最新疼痛药物库、手术培训、双语文献、专家大讲堂等。

数字疗法热潮下,企业如何发展?

在传统公立医院革新的同时,企业要如何做才能解决我们当前面临的疼痛管理困境,推动行业发展?可能需要从以下一些角度去考虑:

1、进一步整合产业链上中下游资源,通过疼痛管理领域垂类整理,比如探索补充新药及在研药物,微创手术和医疗器械,帮助患者获得一线资源,减轻病痛。

2、重视数字疗法的重要作用。有着循证医学支持的数字疗法,将更大程度地降低对医生的依赖,提升医生服务能力,进一步优化医生资源配置。患者在依从性提高的同时也可以降低医疗支出等。

这也是作为疼痛管理领域的数字医疗与互联网医疗品牌企业“疼爱健康”目前正在做的事情。

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内发展数字疗法时不能照搬美国经验。在国内,软硬件的结合在某种程度是必要的。在健康险发展的当下,未来是否能实现患者疼痛管理与健康险的结合,这也是值得深入探讨的一个话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麦迪康讯Medpress.cn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dpress.cn/?p=211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