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跨入CDMO赛道 东曜药业深入剖析创新药研发“最优解”

一直位居国产ADC第一梯队的东曜药业(股票代码:1875.HK),不声不响之间,已经正式跨入CDMO领域。

一直位居国产ADC第一梯队的东曜药业(股票代码:1875.HK),不声不响之间,已经正式跨入CDMO领域。

“我们意识到,自身的优势十分符合当下市场对CDMO业务的需求,东曜药业在自研药品开发中累积下来的经验完全可以与创新药公司分享,也有利于快速实现公司价值。”东曜药业首席执行官刘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解释进军CDMO赛道的原因。

从创新药到CDMO 水到渠成

从目前来看,东曜药业已经在CDMO领域实现了商业上的成功,这部分业务的营收也成为了公司近期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增速可喜。

但是,这并非是一个只看眼前利益的短期投资,刘军说:“这没有什么值得意外的,在这个时点将创新药CDMO纳入公司的商业模式再自然不过,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这一切源自多年的默默积累。

2010年,东曜药业成立时,重点专注于创新肿瘤药物及疗法的开发和商业化。

经过多年积累,东曜药业多点出击,管线涵盖生物药、ADC、化药等多领域,形成了丰富的产品研发梯度,包含2项已上市药品和12种在研药品,在研药品中包含ADC产品TAA013以及即将上市的贝伐珠单抗TAB008。

由于覆盖面广、起步早,缺少他山之石的东曜药业不得不自己摸索know-how,一步步搭载起自主研发生产体系。

提起当年的艰辛,刘军说道:“最初东曜药业也想寻找有能力的项目合作方,但当时这样的公司实在太少了,只能自己摸索自己建,花大成本投入进去。”不断加大投入,通过多年努力,东曜药业建立起一整套先进的技术平台和商业化生产平台。

以研发难度颇高的ADC为例,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发力ADC领域的公司,经过八年多的研发创新,东曜药业如今稳居国产ADC药物研发企业的第一梯队。

其在研ADC产品TAA013是目前中国市场上研究进展最快的T-DM1类ADC产品,目前在临床Ⅲ期。

借此,东曜药业搭建起ADC药物的全产业链平台,在药物开发、临床生产、商业化、技术团队等各个方面都形成了自己的一整套体系。

目前,国内能够实现单抗临床和商业化大规模生产的CDMO数量寥寥无几,其中有能力集中进行ADC项目生产的就更是凤毛麟角。这让有着极丰富“一线”经验的东曜药业成了极具竞争力的一员。

与其他药物不同,ADC的生产包含了单抗、原液、制剂等多个环节。“很幸运,东曜药业在同一个厂区就拥有单抗、ADC原液和制剂的生产能力,ADC的关键生产环节可以在一地集中完成,所有工作不用走出厂区就可以完成,大大降低了风险管控难度。”刘军表示。

当然,东曜药业能做到这点,靠的不是刘军口中的“幸运”,而是依靠敏锐又稳健的发展思路。

CDMO潜力无限 产能是胜负手

自从新药审批改革以来,中国创新药迎来了春天,创新药研发的热度持续走高,这也在叩问创新药企药品的创新能力、研发速度以及商业化能力。业内人士指出,对于一家创新药企来说,能否保证足够的产能,是事关能否兑现创新成果的胜负手。因此,在大批投资的加持下,与之密切相关的CDMO行业迎来了发展的红利期。

我国CDMO行业以小分子业务为主导,根据Frost & Sullivan测算,国内小分子CDMO行业规模从2014年的18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437亿元,预计2023年将增长至635亿元。国内大分子CDMO虽然处在起步阶段,发展则更为迅猛,2019市场规模达76亿元,据Frost & Sullivan测算2018~2023年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0%。

国内大小分子CDMO行业迅猛发展,4家企业市值突破千亿,特别是生物大分子CDMO呈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也因此造就出了超6000亿的商业巨兽。

在产能普遍不足的行业背景下,东曜药业同样成为了红利期的受益方。2021年Q1财报显示,东曜药业收益同比增长99.8%,CDMO业务成为收益增长的新动能之一。

“其实,东曜药业很早便已经涉足CDMO行业了,最初并不是一个非常主动的行为。”谈起东曜药业CDMO业务板块时,刘军如是说。

最初的契机源自合作伙伴,“一些合作伙伴向我们提出需求,询问在研发的合作之外,是否能够提供更多服务上的支撑。”就这样,利用自身平台及商业化生产优势,东曜药业开启了CMO/CDMO的业务模式,“从最初的化药到生物药,再到ADC等创新药,也有不少项目从早期临床前开发逐渐转型到CDMO。”

其中最为外界熟知的例子是,在苏州工业园区牵头下,东曜药业与苏州开拓药业在CDMO上的合作。

据刘军介绍:“苏州园区正府非常了解东曜药业的实力,我们具备全产业链的能力,便牵线搭桥,将我们介绍给了开拓药业。经过一番筛选和评估,开拓药业也认为东曜药业是理想的合作伙伴,于是便有了长达五年的合作。因此,东曜药业还成为了江苏省第一个MAH试点单位。”

资料显示,2016年开拓药业委托东曜药业进行1.1类靶向新药普克鲁胺的研究开发与生产,双方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目前,该药正在美国、巴西等地进行多项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

自2016年以来,除了化药,在生物药特别是ADC等创新药领域,东曜药业在CDMO业务上并未间断。

如果说对CDMO行业的洞察和预判让东曜药业尝到了甜头,ADC药物的蓬勃则坚定了其扎根CDMO的决心,“我们看好创新药CDMO的前景和趋势。”

数据显示,仅2019年一年,全球就开展了近200项ADC药物的临床试验,到2020年第一季度,这个数字已经攀升至300以上,其中约95%的产品都处于临床早期阶段。而中国ADC产品研发数量更是仅次于美国排在世界第二位。

今年,随着首个国产ADC产品的获批,从“故事”到产品落地,ADC药物已经照进了现实,越来越多国产ADC正迈入收获期,属于国产ADC药物的时代正拉开序幕。

但另一方面,ADC药物本身的复杂性对研发、制备和生产工艺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加上高端人才团队和较大的成本投入等因素,药物在研发及放大生产过程中存在的风险和挑战显露无疑。

“这个行业,必然需要高质量的合作伙伴。”刘军表示,东曜药业看准的正是整个行业的大趋势。

创新成就领先 领跑高端CDMO

洞察和远见或许可以选对方向,但要将事情做好靠的还是创新能力。刘军回国之后,并没有立刻加入创新药企,而在CRO领域工作了多年,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他对创新药企的情况,有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创新企业的前期开发能力很强,但通常难以迅速建立起相匹配的后期工艺。东曜药业凭借自研药品开发长期累积下来的经验,可以借助合作与创新药公司进行分享,这正是我们CDMO的价值所在。”

东曜药业在苏州工业园拥有占地面积50000平方米的生产基地,一号厂房在2012年就已经竣工,配备了单抗中试车间、OEB-5级别的ADC中试车间以及BSL-2认证病毒车间、符合GMP标准的小分子药物口服和针剂车间。2018年东曜药业又建成了13000平方米的单抗大规模生产车间,设计产能可达16000升。

生产线采用一次性生物反应器既能节省投资,又可缩短生产时间、减低污染风险。

东曜药业针对客户需求,研发出了高效的新技术,其自主研发的灌注—批式混合技术(PB-Hybrid Technology),在进行细胞扩增时,可从25L直接扩大至2000L规模,减少资本支出,缩短生产周期,简化工艺流程,保证产品开发质量。

在ADC领域,东曜药业拥有ADC药物最为核心的偶联技术工艺,完整的ADC分析技术平台和ADC关键质量属性的自主分析能力,能够做到精准控制糖型的组分含量,突破了调控糖型的技术难题。

东曜药业符合GMP标准的ADC原液生产车间已经投入使用,ADC商业化生产能力持续完善提升。相比于其他CDMO企业,东曜药业拥有国内ADC药物CDMO上难得的技术和产能优势。

在刘军看来,ADC药物CDMO所体现的体系优势也是东曜药业核心竞争力。“药物的开发说到底是全方位的,完整体系的搭建才能形成真正绝对地优势,这不是一两个独特的技术就能够超越的。”

体系的建立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实现,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借助于自身ADC项目TAA013的推进,东曜药业完成了从药物研发、中试工艺、临床生产到商业化生产一套完整的产业链平台和研发生产体系的建设。

“时间上,东曜药业起步比较早。我们一开始就认定ADC是有高的技术门槛以及前景都不错的领域,并不是等到热度上升才开始布局的。项目起步早要求我们必须把整个平台同步建设起来。”刘军解释道。

不仅如此,东曜药业的研发生产体系也获得了监管机构的认可。东曜药业的两款产品在今年顺利获批上市,生物药贝伐珠单抗也于2021年1月完成了药品注册生产现场核查和上市前的GMP符合性检查。

刘军分析称:“无论是化药还是生物药,东曜药业都有产品完成了整个研发的流程,也就是说我们的体系和商业化生产平台经历了监管部门的正式考核。对创新药公司而言同样有很大的价值,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再去多花时间,分散精力和财力,还冒上巨大的风险。而能够做到这样的CDMO企业并不多,我想,这才是东曜药业做CDMO最有优势的地方。”

在CDMO业务上,东曜药业尤为看重合作伙伴的选择。“我们追求的并非只是短期的效益,更多是长期的合作伙伴。”刘军解释道。不同于“纯粹”的CDMO企业,东曜药业并不完全依赖CDMO营收来追求短期业绩,更偏向于与创新药企业建立长期合作。“我们希望有价值的合作不单单局限在临床药品生产,未来还能够延伸至商业化生产、销售层面。”

因此,东曜药业从整个公司层面格外重视对合作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保证长期合作的根基不被动摇。为打消合作伙伴对同一品种竞争的顾虑,东曜药业始终在承接项目前就与对方约定,承诺不做同样靶点同一品种的产品。

不以一时的盈利为目标,将合作变成长期互惠,是东曜药业所追求的CDMO模式,“这样才能更好发挥两方的价值,使得各自能力最大化,达到双赢的局面,最终也能够让项目更早、成本更低地服务于患者。”刘军坦言,未来,CDMO在东曜药业的业务比重中将越来越重要。

有分析指出,如今创新药的研发越发强调速度,但兼具品质和速度的创新才有意义,没有企业靠单打独斗、闷头研发的方式就能取得成功。

刘军认为:“通过合作分工快速推进才是现阶段的‘最优解’。东曜药业的目标是凭借自身的前沿优势和时间领先,在CDMO领域占剧一席之地。”他同时期待,能与更多的创新药企业展开合作,借助东曜药业现有的核心能力应对成本和速度挑战,合作共赢、快速推进药品上市,在实现商业价值的同时,提升创新药的可及性,让本土创新真正能服务于广大患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麦迪康讯Medpress.cn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dpress.cn/?p=241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