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花掉16亿,恒瑞“买买买”上瘾背后的惊人谋划与布局!

一个月花掉16亿,恒瑞“买买买”上瘾背后的惊人谋划与布局!

 

今年以来,恒瑞通过“License in”药物管线预计花掉了16亿的预算。

“医药一哥”一改常态化身为“分子卖场大买家,背后蕴藏着怎样的深意?一起来分析下。

一、2021年三笔交易简析:引进药物的协同&补充策略

恒瑞总算跟上了“时代的步伐”。

在最近几次引进交易中,普遍采用了“排他性的国内商业化独家权益+投资授出方企业”的模式,对于恒瑞来说这是新玩法,但对于国内部分Biotech们来说已经见怪不怪。

恒瑞的这三笔交易,具备显著的“协同、补充”策略特点,一是补强公司在血液瘤领域的储备,二是引进外部潜在FICBIC药物,与公司管线做联用开发。

1、3000万美金投资天广实,拿下CD20单抗权益

9月5日,天广实授予恒瑞针对MIL62在大中华地区的排他性独家商业化权益,并与恒瑞医药共同开展MIL62与恒瑞产品联合用药的临床开发。同时,恒瑞医药拟作为基石投资人向天广实生物进行约3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

MIL62是天广实生物研发抗CD20单抗,是国内国产首款及目前唯一一款进入III期临床试验阶段(2021年4月)的第三代抗CD20抗体。国内在研CD20单抗进展中,国产除了神州细胞的生物类似药在上市申请阶段,其他国产厂商管线均落后于天广实。

截至目前,全球仅有一款第三代抗CD20单抗获批上市(罗氏的佳罗华,已于中国获批),2020年的全球销售额约7.24亿美元,而罗氏第一代CD20单抗美罗华及类似物全球销售额超过60亿美元。

一个月花掉16亿,恒瑞“买买买”上瘾背后的惊人谋划与布局!

恒瑞在这次合作不仅获得MIL62血液瘤适应症的国内商业化权益,MIL62在国内还开展了肾科、神经科相关疾病临床,不仅能够在血液瘤治疗领域挖掘MIL62和与公司自有药物联用潜力,还能充分开发该分子在自免疾病等领域的探索。

2、砸下13亿重金,拿下万春药业普那布林

今年8月底,恒瑞宣布将支付不超过13亿元首付款加里程碑款引进万春药业的“同类首创新药”普那布林,获得其在大中华地区的联合开发权益以及独家商业化权益,同时耗资1亿元入股万春药业,获得万春本轮融资后不低于2.5%的股份。

普那布林是万春医药开发的1类创新药,其能促进骨髓细胞成熟,防止化疗对中性粒细胞的损伤,是一款新型“升白剂”。同时,它能诱导树突状细胞成熟和τ细胞活化,达到免疫抗癌疗效。

国内“升白剂”的市场竞争可谓激烈,长效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CSF)原研厂商是安进,而国内目前上市销售的长效G-CSF厂商有石药集团、齐鲁制药和恒瑞医药,同时还有多个厂商的长效G-CSF管线处于临床后期,昨天在《获高瓴、凯雷联袂调研!一家被低估的创新药企,下半年或将迎来价值发现?》也说到了亿帆的F-627和安进的原研做了头对头并且国内权益被正大天晴收入麾下,国内市场格局日益复杂。

一个月花掉16亿,恒瑞“买买买”上瘾背后的惊人谋划与布局!

恒瑞引入普那布林,无疑是为了巩固加强公司在该领域的竞争优势,公司目前已有一款长效G-CSF创新药19K获批上市,而普那布林属于非G-CSF类药物,与G-CSF具有机制互补性,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证明:普那布林联用长效G-CSF可显著降低重度CN的发生率,两者优势结合将产生更大的临床价值。

3、2000万美元投资携手璎黎药业

今年2月,恒瑞以自筹资金1.28亿人民币认购了璎黎药业6.67%的股份,同时获得了YY-20394管线在大中华地区的联合研发及排他性独家商业化权益。

YY-20394是璎黎药业的1类新药PI3kδ抑制剂(竞争“内卷”,处国内第一梯队),用于多种恶性肿瘤的治疗(国内以血液为主),目前已经获得了美国FDA颁发的针对滤泡淋巴瘤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适应症的两项孤儿药资格认定。

一个月花掉16亿,恒瑞“买买买”上瘾背后的惊人谋划与布局!

针对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目前利妥昔单抗联合化疗成为一线标准疗法,但仍有20-25%的患者对现有治疗方法反应差,一部分患者疾病会复发,这部分患者急需有效、全新的治疗方案。

恒瑞的SHR1459片联合YY-20394片治疗复发/难治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已经获批进入临床。恒瑞的SHR1459片是BTK选择性小分子抑制剂,在体内外实验中展现了抗B细胞淋巴瘤活性,同时SHR1459和YY-20394均能抑制BCR通路激活(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重要发病机制)。

二、增减对冲:实现创新药占比的快速提升

怎么向市场证明自己是一家“完整纯净”的创新药企业?最直接的答案是创新药的营收占比。

近期,恒瑞交出了近几年增速最低的一份中报。业绩增速下滑,最核心归因于创新药增长份额被集采的仿制药营收下滑对冲掉了。

中报数据显示,恒瑞创新药实现销售收入52.07亿元,同比增长43.80%,占整体销售收入的比重为39.15%,这个占比,显然还不够。

仿制药业务营收占比的萎缩和利空的出清,不能被动的等待集采来临,更好的办法是让公司的创新药销售占比在近几年尽可能的拔升而弱化仿制药的地位,那捷径也呼之欲出:License in一定数量的管线,发挥恒瑞国内商业化实力,这不仅规避了集采的风险,且完美解决了创新药占比的问题。

这样做,前面提到的是机遇,接下来说的是考验&风险。

过往我们在星球里也提到,恒瑞的问题,极有可能源自“人效”,公司销售人员从2017年的8461人增长到近期裁员前的1.71万人,但人均创收和创利却不高,近年的业绩是靠“人”堆出来的。

一个月花掉16亿,恒瑞“买买买”上瘾背后的惊人谋划与布局!

飘扬总上台后,大量裁撤仿制药部分的销售人员,这一次的改革对于销售人效的深层效果,仍有待观察。

一个月花掉16亿,恒瑞“买买买”上瘾背后的惊人谋划与布局!

另外,公司未来几年“自研+引进的管线兑现,对于改革后的销售团队将是一次全新的考验,“底子仍在,就是不知能发挥几分”。

三、意识的蜕变:真正意义上向Big Pharam进化

更令人欣慰的是:恒瑞的意识终向全球化的Big Pharam进化。

不得不令人佩服的是,恒瑞这么多年来自给自足,利用Fast Follow的研发策略建立起了大而全的管线梯队,并成长至今。

可时代在变化。

以前因国内各因素的制约,新药研发竞争并不激烈,企业可以慢慢的做研发并且每个靶点领先。但以目前国内创新药研发的“内卷”情况,几乎每一个靶点都有竞争,即便是恒瑞,Follow的再快也没有办法做到每一个靶点都领先,Follow的收益大不如前。

从全球范围看,我们目前看到的美国很多Big Pharam,自研能力已经非常弱了,甚至于无限接近于0。这可能也是社会分工下形成的机制,引用小丰基金的小丰总的话来说,Big Pharam更重要的核心能力在于3个:1)买项目的能力;2)临床开发的能力;3)全球销售的能力;

纵观海外制药史,纯自研做到500亿美元市值以上药企屈指可数。

这一点,又可以疫苗行业为典型例子可反证:目前全球的传统四大疫苗巨头(默沙东、GSK、赛诺菲、辉瑞)均是一部并购重组史。例如全球最畅销的疫苗品种之一,辉瑞的13价肺炎疫苗是2009年收购惠氏后获得;GSK通过和诺华资产置换,获得了诺华的疫苗业务,原诺华的脑膜炎疫苗成为公司重磅单品之一,等等…

相对信达、百济等Bio Pharam,恒瑞虽然慢了半拍,但最终也走到“买买买+自研”的这条轨道上来,运用自身销售的“强输出”为基,真正意义上全面的向Big Pharam进化。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分享,文章观点、内容、图片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来自发布者暴走叮叮,不代表麦迪康讯Medpress.cn立场。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medpress.cn/?p=276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